一点不正经五四

谢谢喜欢!

都是天童,私心睡觉前散发和牛天向


大概就是天童出国没多久,给牛打电话,随便说了句想他,结果对方直接表示请假去看他😇

P3为母则刚(?)

发点奇奇怪怪的天童

小鸟童有参考

白胡子海贼团的不死鸟

*马尔科中心

*大部分是亲情向……吧?




如往常一般平静的一天,艾斯吃完早饭打算再回去睡个回笼觉。却听见前面甲板传来异样的声音,决定带着“关心”(八卦)的心情去一探究竟。


“马尔科,下次骑我(手臂)吧!我的比较大!”

“不不不,克拉约。很明显,我的话(手臂)会更舒服一些!”

“萨奇你都试过了,就别和我们争了吧”

“……”

还没有走近,艾斯就分别听见克拉约、萨奇、布伦海姆奇怪且激动的“请求”。


???

这这这这,艾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忙地躲了起来。天啊,他觉得他现在的脸一定和猴子的屁股一样红!

为什么会这样!虽然知道大家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下过船了,但他不至于对自己的好兄弟下手吧!!

艾斯开始回忆之前在船上的种种,他不觉得马尔科会喜欢上他们的其中一个,更不会同意上床。他发誓,前几天还听见萨奇和比斯塔硬拉着马尔科讨论船上哪个护士好看。

今天他们就在这里争着要和马尔科……



“你们啊!不要这么逼马尔科啊!”出乎意料地,以藏打断了他们,还顺势把手搭在马尔科肩上,故作生气地说道,“大清早的,没看到我家不死鸟在困扰吗?”

这话一出,很明显他们都不乐意了。但对马尔科来说,这是个结束话题的好机会。

他不耐烦地紧皱眉头,半睁的眼睛变得锐利。老爹在上,要不是看有昔日兄弟情,他能直接把他们踹海里。

“既然你们今天这么有活力,不如来帮我分担点工作?”

在这条船上,有几条绝不能犯的规定,虽然从没有公布。其中不能碰以藏的化妆品是第一条,下一条就是不要企图分担马尔科的工作。


“阿,我想起来我的武器好久没擦了,都生锈了!那我先去了哈,马尔科,你加油!”

“我,我要帮萨奇准备中午的伙食。对吧,萨奇!”

“对对,你知道的马尔科。自从艾斯来了之后,我们后厨需要准备的食物都翻了个倍呢!”

“诶,你们等等我!我也帮忙!!”


刚才还纠缠不清的人,一下子都溜了。甲板恢复平静。

马尔科暗骂他们混蛋,转头去找艾斯。他老早就发现了在一旁躲着的小子了。

艾斯倒是被吓的够呛,朝马尔科深深地鞠了个躬,大声问候。

“马,马尔科队长!早早,早上好!!”

“阿,早上好……?”马尔科条件反射地回应道,连口癖都忘了。

反应过来后,不解地拍了对方的头“真是的,你也是队长阿,二番队队长。突然这么恭敬干什么?”结果后者反应更激烈了,连连后退了几步。

这让马尔科更摸不着头脑了。

难不成……是也想要骑手臂,但是怕我罚他工作吗!

马尔科得出这样的结论来,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还在发育期的大男孩,点了点头,却又摇了摇头。

刚才还在羞耻于自己反应激烈的艾斯,现在更是慌张了。在其他时候,无论马尔科怎么打量他,自己都无所谓。但现在情况不同往日了,在艾斯看来,这眼神可太意味深长了。

“我觉得不行,艾斯你还在成长。”马尔科非常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后辈,虽然变成不死鸟状态的时候会轻一点,但是被重物压着可能会妨碍长高。毕竟艾斯之前就嚷嚷着自己要长的跟乔兹一样高,他没有理由成为那大男孩的愿望路上的障碍。事实上,他也并不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要他停在自己手臂上。

这句话在艾斯看来,侧重点就是说他太小了。这可是男人的尊严问题!他顿时张开口,想要反驳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,气得狠狠剁脚。发出“咚”的一声。

马尔科叹了口气,摊手说道:“好吧,竟然你坚持,也不是不可以yoi”抛下这句话,他就走了。留艾斯一个人在甲板上凌乱。





今天难得的没有太多工作,让马尔科得以抽出时间去看看新上任的二番队队长,这是老爹叮嘱的。虽然不用老爹特意说,他也会对艾斯有特别的关照,这个大男孩似乎有着不愿面对的过去。


他想起早上答应艾斯的话,有些困扰地挠挠为数不多的头发。

马尔科发誓,最开始他只是想报复萨奇在他床上放鸡蛋的恶作剧。不是生气在床上鸡蛋被他压碎脏了床。更气愤得是,鸡蛋经过一个晚上和马尔科的陪伴,竟然完好无损地待到了他起床。这个结果很明显比上一个更够萨奇笑的了。他特意早上过来叫马尔科起床,在看见鸡蛋静静地躺在马尔科床上时,飞奔出去。

马尔科还没完全清醒,不死鸟队长会孵鸡蛋这个谣言已经传遍了整个莫比迪克号。所以当不死鸟带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手托这几颗鸡蛋出现在食堂门口时,这个谣言直接当场成立了。

因为这个事,马尔科走到哪里就有极力想憋住的偷笑声,对他的形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。

所以在一次海军袭击中,他盘旋在空中观察海军的战术,其他成员则在应战。

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,对方似乎只是个新上任的海军中尉,想通过首战在部下面前树立威信,可惜他第一次遇到的海贼船是白胡子海贼团。

没有担心的必要,马尔科无视海军打向他的子弹,漫不经心地寻找什么。

萨奇正被包围在海军船的甲板上,虽然是被包围,不过以他的实力打趴他们是时间问题。

萨奇摆出要挥动双刀的架势,马尔科看准了位置,一下子降落,然后猛地落在萨奇的手臂上。与其说是落,不如说是踩在萨奇的手臂和肩膀处。虽然萨奇认为自己平时对于臂力的锻炼没有含糊,并且充满自信。但这一个成年人体重般的大鸟猝不及防地压来,谁都会可能支撑不住的吧。

萨奇被压得人往左边斜去,但是又很快调整了状态,恢复平衡。他吃痛地眯住眼睛,随后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地是那些海军后退惊讶的样子,一条艳丽的金色圆环在眼前飘扬,这是不死鸟的尾炎,伴着同样灿烂的篮色火焰。他明白地转向停落在自己左臂上的艳物……“确实漂亮”萨奇不经意的吐出,小声到马尔科也没听见。

马尔科没在意周围人的目光,只是在心里得意刚刚看见萨奇差点摔倒的样子。不知道现在在海军眼里萨奇的形象一下子有了卓越的提升。

他看着萨奇,以为对方会无可奈何地求他高抬贵脚放过自己。然后他感觉自己在移动,准确是萨奇正在重新摆好架势,似乎完全没有被打断。

“蛤?”

马尔科想不明白了,自己不重吗?他迷惑地张开翅膀,扇动那漂亮的蓝色火焰,将重量全部放在萨奇身上。

海军被这举动吓到,对不死鸟的不熟悉使他们对扇开的火焰感到害怕,连连后退,诧异萨奇竟然安然无恙。

马尔科盯向一言不发的萨奇,然后发现萨奇在颤抖。不会吧,这是要硬撑吗?他不知道的是,这是萨奇激动地颤抖,虽然也有快站不住算在里面。可是!萨奇兴奋地观察周围害怕的海军,这样子不就跟我有个不死鸟宠物吗?

男人嘛,谁不想要一个酷酷的,很牛皮的生物当宠物养呢?

萨奇感觉现在自己在海军眼里一定非常拉风,对,看见他们的眼神,萨奇决定要装下去。

“要上咯!”萨奇说道。

马尔科顿感无趣,想着自己才不跟你继续耗呢。一拍翅膀,盘旋上空,还顺爪钳住两个人。那两个海军哪里见过这场面,害怕地大叫起来,然后被马尔科无情地扔进了海里,这惨叫声,其他海军都落了冷汗,警惕地观察落在船杆上的不死鸟。

萨奇抓住破绽,一下子冲进去,三下五除二把他们都打趴了。

之后的报纸上,华丽地刊登着马尔科停落在萨奇手臂上的照片,实在是非常漂亮。萨奇自己掏钱多买了一份报纸,把上面的图片剪下来收藏在了自己的日志里。时不时还要在别人面前炫耀一番,享受着大家羡慕的目光。

当然,马尔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,那几天突然变得忙碌,大部分是艾斯的“功劳”,他甚至没什么机会看看新的报纸,只是问问萨奇最近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话题,在得到对方没什么问题的答复后,继续投身于路线计划。上次迎面遇到海军是需要注意的,他不希望莫比迪克号在海上的路线被海军预测到。



回忆结束,马尔科到达二番队队长的房间门口,敲了敲门“艾斯,是我。”

不出意外,他应该在房间修改马尔科上次改错的文件。

见没有开门,马尔科又敲了几声。

“诶,马尔科队长?”路过的一名船员,向马尔科打招呼,“艾斯队长的话,他现在正在训练场那边吧,平常这个点他都是在那边待着的。”

谢过对方,马尔科到达训练场,站在了外围,场上是比斯塔和艾斯,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,没人注意到马尔科队长罕见的到来。

他也注意着艾斯,找比斯塔训练无疑是好的选择,比斯塔的观察力与指导,都是马尔科佩服的,自己也曾受教一段时间,他指出的错误通常是一针见血。

但现在不是来看这个的,马尔科皱眉,这家伙又把该修好的文件丢下跑来训练,非常值得批评一下了。

似乎是注意到了有点怒气的马尔科,比斯塔通过马尔科的视野看向面前这个活力充沛的年轻人,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“艾斯,马尔科交给你的任务怎么样了?”

“哈?突然说这个干什么,你在小瞧我吗?”

“不不不,当然不是……我只是希望你有充足的准备对付我们一身怒气的大副,仅此而已。”

艾斯不解,但不好的预感爬上后背,他猛地回头,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瞪着自己。

“艹!”艾斯立刻跑开,留了句“下次再拜托你了比斯塔!”

“希望有下次吧……”


艾斯奔回马尔科面前,非常识相地开始道歉“抱歉抱歉,马尔科,今天比斯塔难得说要陪我打一场……我回去就会补好的!”

艾斯不是完全没有做好功课的,对付生气的马尔科,他已经事先向别的队长打听了,只要诚恳地道歉,马尔科不会为难任何成员。

他疯狂朝马尔科眨眼睛,企图蒙混过关。

马尔科看着他,为难一个新上任的队长确实不太好,他愿意给对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“好吧yoi,希望这是真的。”


生活不易,艾斯叹气。刚松口气又来个烦恼。

马尔科看着另一半的空地,说道:“话说这边刚刚好可以拿来试试,要来吗?”

艾斯如同晴天霹雳,微妙地吐出声“哈?”

“笨蛋,就是早上我答应你的事yoi。”马尔科敲打艾斯的脑袋,然后想拎猫一样把艾斯拎了过去。“怎么?反悔了吗。”

马尔科看着对方刚刚还布灵布灵求原谅的眼睛,他非常乐意艾斯反悔。

“这,这里吗!”艾斯跟打了鸡血一样,耳朵变得红扑扑的,“不是,马尔科……说实话我”

他的眼神四处乱飘,就是不落在马尔科身上。

“我我,对,我反悔了”艾斯左思右想,想问的话也吐不出,还是觉得先拒绝了才行。

“也行,毕竟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你们都喜欢我变成不死鸟骑在手臂上yoi。这样会很酷吗?”

“诶?”

“嗯?”

“诶?”

“?”

“诶!!!”艾斯的小脑袋飞速旋转,早上说的“骑”,难道,原来!就是萨奇之前炫耀的那件事吗!!

艾斯看着马尔科,对方完全迷惑为什么自己突然跟有毛病一样一惊一乍的。

伙伴的眼神,是单纯的,担心的,疑惑的。

反观自己,我到底是在想什么啊白痴!!艾斯现在很想为自己肤浅的想法赔罪,比如: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喂喂,艾斯!你这家伙怎么突然脸这么红啊?喂,听得见我说话吗?嘿!伙计,你哪里不舒服吗!”

你别再担心了……马尔科,你越这样,我越愧疚……


“哈??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家当看着一乐就好了,我晓得自己文笔垃圾T_T










被亲友吐槽蝴蝶像蝙蝠(啧)

p1描了模板

p2参考了模板(去年画的)

长兄的中华松pa真的戳我,可惜我不会画画。


求个3互心,之后能长期更好。平常能一起玩,手续费我来!

一只喝醉酒胡言乱语的卡拉


我上色渣,工装服画成迷彩服(?)

其实我就是想画他的nai zi,工装卡拉超色情!